“顛粿”,藏著云霄的味道與春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     2022-04-07 09:41      責任編輯:陳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霄人的鄉愁幾乎是停留在味蕾上的,無論身處何方日思夜想的都是家的味道。春夏流轉,四時更替,時節賦予了我們生活智慧,也創造了愉悅味蕾的更多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甜粿,云霄人也稱它為“顛粿”。在云霄,甜粿不僅是逢年過節祭祀祖先必備的貢品,更是老一輩人難以忘懷的滋味。清明節敬天公的隆重之儀、誠致之心、祈福之愿均在于甜粿之中,幾乎家家戶戶都會準備甜粿,在深夜拜天公的時候,和諸多貢品一起敬獻給神明,希望保佑闔家平安、萬事順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微微亮,六旬出頭的朱旺全老伯和妻子吳色云便忙活開了,他們聯手將精挑細選、浸泡了一整夜的糯米一勺一勺地舀放進攪拌機里攪拌,剎那間,一粒粒糯米交匯成了潔白的“乳河”流進了桶里。朱旺全老伯說道:“甜粿以紅糖和糯米漿為主料,但在眾多粿品中,它用料簡單,無須其它粿品那般繁瑣的制作環節。以前還要舂糯米,現在可以直接用糯米粉做,縮減了程序,但過程依然漫長,所以民間流傳有‘甜粿好食糕難舂’的說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塊軟糯綿蜜的甜粿背后,離不開制作者的細膩用心。攪拌完畢,將這九斤的糯米漿倒入十八斤紅糖里,順著一個方向攪拌,讓漿粉和糖水充分融合,均勻如泥,再篩入九斤糯米粉攪拌均勻,朱旺全夫婦身手敏捷、力道勻稱、動作嫻熟,一通操作行云流水,干凈利索,一會兒光景,一大盆糯米粉被調成軟糯適宜的糊狀,這料算是齊活兒了。接下來進入至關重要的蒸煮階段,朱旺全老伯小心翼翼地將糯米漿倒入墊上腐膜的蒸籠,輕輕抖晃,面糊混沌成圓形,甜粿雛形隱約可見。蓋上蓋子,開火,再在鍋蓋邊緊密圍塞進濕透的毛巾防止蒸汽跑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蒸”甜粿,講究的是火候,等待的是時光,守護的是誠心。時間越長,做出來的甜粿顏色越紅亮,油油潤潤香氣四溢。在蒸甜粿的七個小時里,需要攪拌五次,朱旺全老伯隨身攜帶一個小本子,細細登記每一次的時間,他打趣道,人上了年紀,需要記錄每一次的時間才不會忘記。第一次攪拌時間到了,朱旺全老伯拿下塞在邊縫的濕布,掀起大鍋蓋,拿起了他的“寶貝”——船槳開始攪拌,少年時是賽龍舟主力的他,現在化身為 “船夫”,“掌舵”著手中的美食,他說:“這根船槳經過改造,削掉部分讓它更適合攪拌,比一般的工具能更好地混合攪勻。”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七個小時的慢熬,甜粿修成正果,熱氣騰騰的粿香在揭蓋的剎那間隱隱襲來,饞嘴的小孩都恨不得撲上去啃上一口。只見甜粿表面“麻印”遍布,色澤黝黃,瑩瑩發亮,那是上好的表現。甜粿存放時間越長它越硬,回溫后恢復黏糯原狀,隔兩天才可以冷卻成型。吳色云說道:“開甜粿是個巧活兒,將放置兩天的甜粿倒扣在桌子上,淋上開水才可以順利將布膜取下,不然黏糊糊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甜粿的吃法,有多種解鎖方式,可以直接食用,吃起來口感清涼、潤滑如絲;也可以放在鍋里清蒸,這樣可以吃到甜粿原始清甜軟嫩的口感;不過最為經典的吃法還要數裹上蛋液后的“文火慢煎”,煎好的甜粿有一股怡人的氣味,夾雜著清清淡淡的蛋香,還有甜粿過了油鍋后變化出的酥與甜,令人回味無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光的風不斷吹來,每當品嘗甜粿的時候,樸質的甜味,從舌尖蔓延至心間,思念的情愫也跟著綿綿糯糯地暈染,已經成為一道印記,深深地烙在了云霄人心中的最深處。 (謝榕 許穎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網簡介 | 廣告報價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對外服務: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310450號 閩ICP備05033713號 新聞熱線:2028110[8:00-18:00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律顧問:福建南州律師事務所 周紅 漳州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本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v电影网站